云南良師前程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_faiMaterial_2000059

悅康咨詢

私密服務

咨詢熱線:

18087178516

18987472284



 

面貌老實的鄰居半夜偷我藏床下,她們被選中與獨居無關

面貌老實的鄰居半夜偷我藏床下,她們被選中與獨居無關-心理學文章-壹心理
文:阿肖
來源:壹心理(ID:yixinligongkaike)
原文標題:“面貌老實的鄰居,半夜偷藏我床下”:她們被「選中」,與獨居無關


想象一下:


你一個人加班到深夜,回家路上,總感覺有個人一直跟著你。


好不容易到家,想開門時,卻發現密碼鎖上都是指紋印。


洗完澡,換上睡衣,檢查窗簾有沒有拉好,突然發現對面樓有人盯著自己家看。


隱隱覺得不安的你,在門口擺上了男鞋,還在陽臺上掛上了男性的衣物。


希望那些“有心人”可以誤認為,你并不是獨。


然而,恐怖的還在后面。


你漸漸發現馬桶圈好像也被掀起來過,卷紙上甚至還沾著水漬。


家,原來也早不再安全。


此時的你,會是什么反應?


以上這些場景,均出自新上映的電影《門鎖》。


為了渲染恐懼,片方在宣傳海報上,密密麻麻地扔出一系列社會案件


武漢,半夜,陌生男子對著貓眼做鬼臉;


上海,獨居女性被陌生男子殺害,裝進行李箱;


廈門,獨居女性被中介殺害,只因為2萬元……



觸目驚心。


用意是好的,只是影片在編寫腳本時,似乎用力過猛。


女主角像是“惡性事件黑洞”,先是被黑中介闖進家,接著被保安暗戀跟蹤,被已婚上司性騷擾,甚至被獸醫監控迷暈。


為了體現獨居女性的恐懼,不惜集齊所有要素。


其實,大可不必。


真正讓女性不寒而栗的,從不是小概率的“撞上變態”。


如果你看過恐怖片,肯定會明白:


鬼出現的那一刻,固然可怕,但,不知道什么時候,什么陰間玩意兒,會出現在什么地方,才是真正的大恐怖。


今天,壹心理就來和你聊聊:獨居女性的恐懼。


我們從小就被告知:世界是危險的


先問一個問題:


為什么好像很少有人會提:“男性恐懼”?


明明刑事犯罪中,男性受害人的占比遠高于女性。


你或許會說:因為體力懸殊,女性在男性面前很難反抗。


不錯。


恐懼,往往伴隨著無能為力。


但更深層次的原因是:


那些我們從小到大不斷接受的規訓。


刑事犯罪受害人性別構成,資料來源為公安部


你可能從小就聽過類似的話:


“晚上少出門,不安全?!?/span>

“不要穿短裙,有壞蛋?!?/span>


這些話,你一定打小就不陌生。


長大后,每當有“陰間新聞”發生,鋪天蓋地的,也都是教導女性自保的聲音。


字字句句,看似出于關愛。


卻總讓我想到康奈爾教授蘇珊·布朗米勒的話:


“如果女性接受了一種自我保護的特殊負擔,她們往往會強化這樣的觀念,‘必須在恐懼中行動和生活’?!?/span>


出于好意的勸誡,反而讓恐懼更為擴大。


同時,也讓女性更為弱小。


一面,是女性從小被規訓的“弱者思維”;


另一面,是社會案件不斷強化的觀點,“男性是危險的”。



上海獨居女性被殺害分尸后,一位朋友半夜打來電話,驚慌地說:“家里好像有人?!?/span>


我和她一直保持著通話,她才鼓起勇氣出門查看。


原來是,“風太大了,吹的窗戶在響?!?/span>


這就是研究者Rebecca Thompson提出的“集體創傷”。


簡單來說,就是:即使沒有親歷暴力事件,通過大量女性被害的新聞報道,也會產生恐懼,形成創傷。


這份恐懼,足以被任何風吹草動激活,進而泛化到身邊每一個人上。


那個熱情好客的鄰居,甚至都會變成“藏在床下的陌生人”。

那個普普通通的鄰居,

可能就是“藏在你床下的人”


南風窗曾采訪過一位獨居的女性。


一天,她出門遇見鄰居。


對方挺禮貌,讓她先進門,又隨口問:“你也這么早上班???”


本是一次不經意的相遇,卻成為她恐懼的源頭。


那天晚上,將近11點,敲門聲響起。


鄰居拎著一袋葡萄,說是客戶送的,自己不吃。


即使反復拒絕,葡萄也被硬塞到了她的手里。


或許鄰居是好意,但她卻深感不安。


之后,她開始密切關注鄰居回家的關門聲。


他的每一次敲門,也會讓她心跳加速。



很多時候,我們恐懼的都不是某個具體的人,而是一種“可能性”:


下一次,鄰居是否會突然換一副嘴臉,破門而入?


身后的那個男人,一直盯著我看,他到底是不是別有用心?


突然問我“是不是一個人住”的男同事,是想到了什么才這樣問?


這樣的念頭,像是高懸頭頂的達摩克利斯之劍。


讓人持續不安。


就像韓版《門鎖》,即使藏在床底的保安已經死了,


女主也搬入了新家。


一切都看似回歸了正常的生活。


然而,恐懼卻早已刻入她心底,以至于每天都要檢查床下。



生活中的我們,又何嘗不是如此?


為了對抗隨時可能出現的惡意,多少女性在周遭豎起一圈本不需要的防護墻。


不斷內耗之余,生存空間也一再被壓縮。

毫無緣由的惡意,無處不在


還記得那段讓人膽寒的視頻嗎?


女孩路過一位陌生男性身邊時,突然被暴打。


兩人互不相識,沒有任何沖突。


僅僅是因為男生和女朋友吵了架,喝了酒,心情不好。



如果傷害可以預估,有源頭可尋,還能提前做好準備。


可是,有些惡意就是毫無緣由地找上門來。


湖南長沙,一位獨居女性因為外賣單,被鄰居拿到了號碼。


“你一個人在家嗎?我上來找你玩一會可以嗎?”



對方似乎早就盯上了她,對她的生活狀況十分清楚。


“你沒有男朋友,你的一舉一動我都知道?!?/span>


即使威脅要報警,男人仍舊肆無忌憚。


“你打吧,只要能找到我?!?/span>



看完寒毛都豎了起來。


可嘆的是,類似的體驗,對很多女性來說并不陌生。


加拿大研究人員做過一項調查,發現:


66.4%的女性接過性騷擾電話;32.4%的女性曾被人尾隨;60%的女性被無禮的注視過。


知乎用戶@是夢想啊 分享過獨居半夜被敲門的經歷。


凌晨1點,敲門聲響起。


她屏住呼吸,故意用很粗的聲音問:“是誰?”


門外沒有回答。


不到15分鐘,敲門聲再次響起。


她幾乎是歇斯底里地吼道:“神經病啊?!?/span>


然而,門外竟然傳來了帶著笑意的回答:“不好意思哦,敲錯門了?!?/span>


或許是感受到了她的恐懼。


對方越發肆無忌憚,甚至在白天也來敲門。


只留女主一個人,面對毫無緣由的惡意,防不勝防。

不被理解的痛苦,如影隨形


在中國版《門鎖》中,警察全程在線,陪伴共情。


這固然令人心安。


然而,現實中女性的恐懼,更多地是像韓國《門鎖》那樣,不被理解。



油管上曾有一位主播在萬圣節開直播。


直播時,一位穿著紅衣T恤,手拿武士刀的老頭全程跟在她的身后。


她感到不安,一會停下來,一會繼續往前,一會突然轉彎,試圖擺脫。


可老頭卻始終在身后。



直到她徹底崩潰,在人來人往的街頭狂奔,想要甩掉老頭。


這時,直播間中的大多數觀眾,表現出的卻是“不解”:


“他應該沒有在跟著吧?!?/span>
“是不是想多了?!?/span>
“可能是想跟你決斗一下?!?/span>


為什么在鬧市區,這位男人能夠肆無忌憚地尾隨?


因為只要沒有什么實質性的傷害,尾隨就尾隨了,也不用付出什么代價。


只要辯解一句:“我跟著你干嘛,你才有病吧?!?/span>


女方就只能忍氣吞聲,否則就會被當成“瘋女人”圍觀指點。



前文中,那個半夜給我打電話的朋友,就在一次在坐地鐵時,被鄰座的腿和手臂不斷地蹭。


她站了起來,直視對方。


然而,對方沒有任何退縮,反而是不加掩飾地盯著她,目光上下打量。


朋友慫了,在下一站就下了車,給異地的男友發消息。


然而,得到的回復是:“地鐵上人多,你別亂想?!?/span>



在那之后,每當被陌生男性盯著,她就背后發涼,感到手指頭被針扎般的難受。


朋友告訴我:“我知道不是每個男人都這樣,但還是克制不住害怕?!?/span>


女性真正恐懼的,可能從不是“男性”,而是“不用付出任何代價、難以受到管控的暴力”。


以及即便受到傷害后,也無人理解、無人幫助、無人回應的絕境。

并不用等到全副武裝,才能做出反擊


每當惡性事件發生后,鋪天蓋地的都是“女性該如何保護自己”。


但其實,女性的“自我保護”不可謂不夠,甚至已經太多了。



點外賣要2雙筷子、包里放艾滋病藥、喊救火而不是喊救命……


太多太多。


那我們為什么仍要不厭其煩地重復?


因為這些自我保護的方法,其實就像是飛機上的氧氣面罩。


盡管用到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但配備了它們,乘客就會安心。


具體的方法其實也并不復雜。


比如:


在經濟能力內,盡量住在安保系統完善的小區,記下地區派出所的報警電話。


在網絡上,減少暴露個人信息。


外賣和快遞,不要用真名。


拒收不知來源的包裹。


如果被惡意騷擾,記得向親友求助,或者咨詢警方。


如果感覺被尾隨,不要有回應,待在人多的地方,也可以讓朋友來接你。


出現失眠、噩夢等癥狀,不要覺得“矯情”,自己只是病了,及時求助專業幫助。


以上內容,出自壹心理出版的《女性自我保護手冊》,希望能給獨居的你增加一層鎧甲。


除此之外,也可以試著移除心理層面的恐懼。


我們在做好能做的防范措施外,還需要面對那些“不確定”所帶來的恐懼。


這時候,就要求我們要有接納現實“復雜性”和“模糊性”的能力。


最后,請記住,我們反對的永遠都不是男性,而是暴力。


看過一個“史上最棒的反女性暴力公益廣告”。


里面的小男孩們被要求打一下身邊的女孩,男孩紛紛搖頭拒絕,


“打人是不對的,該反對暴力?!?/span>


“不能傷害女孩子,哪怕是用一朵花輕輕打她?!?/span>


真的很暖。


或許比起反復教會女性自保,更重要的是讓每一個人都知道:


“任何暴力,都不被允許!”


“面對暴力,每一次反抗都能得到支持?!?/span>


希望有一天,我們不必再告訴女性“晚上少出門”。


而是如同《她說:女性人生瞬間》中所講:


如果我有一個女兒……


她的夜晚九點,應該是美麗的,沒有恐懼。


世界和我愛著你。


參考文獻:
壹心理:《女性自我保護手冊》
南風窗:《被選中的獨居女性》



文章分類: 心理學文章
權威專家
展曦婷
展曦婷
孟凡龍
劉菊
陳文
李昕蓉
楊丹
張利軍
陶真
在線客服
 
 
 聯系方式
24小時咨詢熱線:18987279423
客服熱線一:18087178516
客服熱線二:18987472284
微信公眾號:ykzx64668857
地址:云南省昆明市西山區滇池路滇池時代B座10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