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良師前程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_faiMaterial_2000059

悅康咨詢

私密服務

咨詢熱線:

18087178516

18987472284



 

你是低頭一族父母嗎?|父母低頭行為對孩子的消極影響

你是低頭一族父母嗎?|父母低頭行為對孩子的消極影響-心理學文章-壹心理
作者:西西
來源公眾號:家姻心理(ID:gh_b23d067f4e3c)
原文標題:你是低頭一族的父母嗎? | 父母低頭行為對孩子的消極影響

“我和媽媽逛街的時候,我已經走在很前面了,她還在后面抱著手機慢慢走?!?/span>


“不管是睡覺前還是起床,爸爸都拿著手機。我感覺手機已經成了爸爸的全部,沒有手機他都要活不下去了?!?/span>


你是否也經歷或聽說過類似的抱怨?隨著移動網絡技術的迅速發展,手機已經成為了我們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對于父母來說也是如此。研究發現,家長每天花在手機等移動設備上的時間在0.5到7.5小時之間,而其中0到5小時是在孩子面前使用(Blackman, 2015)。這樣“沉浸式”的手機使用正以一種無形的力量拉遠家長與孩子的關系。



許多父母仍然沒有意識到自己的手機使用對孩子的影響,認為平時工作已經非常辛苦了,自己也已經過了需要努力學習的階段,下班后玩一下手機理所應當?!拔彝媸謾C和孩子有什么關系?該學習的是TA又不是我,對TA能有什么影響?”然而,許多研究都表明,父母過度的手機使用,尤其是在親子互動過程中發生的手機使用行為,會給孩子帶來許多不利的影響。


父母低頭行為


在認識這些消極的影響前,我們先來了解一個概念——父母低頭行為。當父母手機使用行為發生在親子互動期間時,則被稱為父母低頭行為,表示在照顧孩子或與孩子互動的過程中對手機的過度關注而造成的對孩子的忽視(姜倩云等,2021)。低頭行為(phubbing)一詞是由“手機”(phone)和“冷落”(snubbing)組成的合成詞,用來描述21世紀出現的個體在社交活動中只顧低頭玩手機而忽視周圍人的現象。


那么,父母低頭行為究竟是如何影響兒童青少年的發展呢?


許多心理學研究都表明,父母低頭行為會對孩子的健康發展有不良的影響(Niu et al., 2021; Xie et al., 2019)。


降低親子交流質量,影響親子關系


多達65%的母親認為,在孩子玩耍期間,手機干擾了父母和孩子的互動(McDaniel & Radesky,2018)。父母在親子互動中過多的手機低頭行為會損害兒童依戀關系的發展和個人的成長,導致親子交流質量的降低。這是由于手機低頭行為常常分散父母的注意力,使得父母對兒童的關注更少、反應更慢,而且常常會缺乏耐心。


一項觀察研究發現,母親在玩手機時會更少、更慢地對孩子作出回應,且更容易用敵意的方式對待孩子,如在孩子犯錯時直接用手將孩子推開(Radesky et al., 2014)。手機也會使父母與孩子的肢體互動減少,交流中的情感內容也會頻繁轉移,致使親子的情感互動受阻,使孩子感覺與父母更加疏遠——當父母手機使用行為每增加一個單位,親子親密程度便下降0.15個單位(Steiner-Adair & Barker, 2013)。


損害孩子的人際交往能力


父母低頭行為會導致家長在親子互動期間對孩子反饋的退縮、不及時。當孩子希望和父母有情感上的溝通時,父母卻一直看手機遲遲不回應,這可能會引起孩子的痛苦和困惑——我表達感情的方式是不是錯的?爸爸媽媽是不是不愛我……這些困惑會讓孩子無法良好地表達情緒、理解其他人的情緒線索,與朋友交往時也由于對自己價值的懷疑而表現出更多的敵意、退縮,進而無法發展良好的社交技能、建立良好的同伴關系(Montirosso, 2015)。



尤其對于嬰幼兒來說,被手機吸引了注意的父母無法及時對孩子感興趣的事情做出反饋,與孩子的語言溝通減少,會使孩子的語言發展滯后(McDaniel, 2019),導致孩子在與他人溝通時出現問題。一項研究表明,相比于不經常接觸電子設備的兒童,經常接觸的兒童語言發育遲緩的風險增加了3.3倍(Lin et al., 2015)。


增加孩子出現心理行為問題的風險


兒童社會情感功能的健康發展離不開反饋及時、敏感的親子互動(Kelly et al., 2011)。然而,由于被手機吸引了注意,低頭族父母往往難以識別、及時回應孩子的被關注、關愛的需求。而當孩子的需要得不到滿足時,便會采用其他的替代性的方式來滿足自己獲得關注的需要,例如出現心理行為問題來引起父母的關注(Xie & Xie, 2020)。


首先,父母低頭行為會使孩子的內化行為問題(情緒相關問題)增多(Stockdale, Coyne, & Padilla-Walker, 2018)。父母因為低頭而常常忽視孩子時,孩子往往會感受到來自家庭的排斥,使得孩子更加看重他人的評價、更容易害羞及情緒敏感,出現社會退縮、抑郁、焦慮等問題(Bowlby, 1969)。以抑郁為例,當父母低頭行為的得分平均每上升1個單位,青少年抑郁得分上升0.46個單位(Xie & Xie, 2020)。


其次,父母低頭行為也會使孩子的外化行為問題(行為相關問題)增多(McDaniel & Radesky,2018),尤其是網絡成癮行為。對于中國青少年,相比于從不出現低頭行為的家長,總是低頭的家長的孩子網絡成癮的平均得分高1.5分左右(5分為最高分)。這是對父母行為的模仿——作為孩子眼中的“權威人物”,父母常常是孩子觀察學習和模仿的對象,如果每天都看到父母沉迷手機,孩子會通過觀察學習父母的行為,也會更頻繁地使用手機。


此外,父母關注手機而忽視與孩子的溝通會導致親子關系的疏遠、家庭關系的惡化,使孩子更少感到被關愛,也更難學會如何與其他人(如同伴)建立友誼、體會到更多的社會排斥,最終只能通過網絡替代性地滿足自己社會交往、被關心、體會到自我價值等需求(David & Roberts , 2017)。這些都會導致孩子網絡使用的大大增加,甚至出現更多的網絡成癮行為。


父母應該如何正確地使用手機以減少對孩子的消極影響?


以身作則,做好表率


當你阻止孩子玩手機的時候,是否聽到過類似這樣的反駁:“你們都玩手機,憑什么不讓我玩,不公平!”你可能會覺得孩子將父母作為比較的對象很不合理,因為學業早已不再是你的主要任務,但是根據社會學習理論,你還承擔著重要的“榜樣”角色,孩子在模仿學習你的行為。因此,在要求孩子遵守你制定的“手機使用規則”之前,自己就要以身作則首先遵守。


這并不意味著你與孩子要遵守完全一致的規則,在孩子認可的前提下根據你們自身的情況制定不同的規則也是可以的。但無論采取怎樣的規則,我們都應該首先遵守手機使用規則,成為孩子的榜樣。如果你在規定的時間都無法放下手機、想著“就再看以下”,孩子又怎么會主動克服這樣的誘惑呢?


 保留充分的親子時間,

并在這段時間盡可能減少手機的干擾


如前文所述,父母低頭行為會損害親子互動的質量。在陪伴孩子時,如果沒有特殊的事情需要關注手機,可以采用靜音、關機等方式避免手機帶來的主動(如因為害怕錯失消息而頻繁關注手機)或被動(如騷擾電話等)的影響。尤其對于年幼的孩子來說,與父母度過一定的親子時光對其自我價值感的建立、人際交往能力的培養均至關重要。家長應在親子互動中避免手機干擾,以保證在親子互動中專心投入、即時給予孩子回應。



 將手機用作一種促進親子關系的工具


雖然過度的手機使用會給家長自身以及孩子都帶來危害,但發達的網絡本身可以為生活帶來許多便利,手機也可以成為新科技時代下親子互動的媒介。


家長可以在孩子完成學習任務后或休息階段與孩子一起觀看一些適合親子的娛樂性視頻,或利用網絡作為獲得科普或學習知識的通道。通過這種方式,家長可以與孩子一起度過愉快的親子時光,并在這一過程中增加與孩子的共同語言。與此同時,家長還可以在這樣的過程中與孩子共同建立、執行手機使用的規則,如定期休息、達到約定的使用時限就立即停止使用等。


此外,我們還可以靈活運用手機表達親密情感。由于中國人常常推崇含蓄、委婉的表達方式,通過言語來直接表達愛與關心對許多家長和孩子來說都很“不好意思”,這也讓很多家長、孩子感覺不到來自彼此的關系與愛護。這時,一條溫馨的消息便可以超越現實生活的局限,成為親情的“加油站”(朱秀凌,2015)。


小結:


生活在同一個屋檐下,父母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都對孩子有著深刻的影響。雖然父母手機使用僅僅是父母的行為,但對孩子的發展也起著重要的影響,當因為“低頭行為”忽視親子互動時,會給孩子帶來無法逆轉的消極影響。父母應當認識到這種影響,努力成為孩子手機使用的榜樣,保留充分的親子時間陪伴孩子,并可以利用發達的網絡、選取合適的活動與孩子共同學習、娛樂。


參考文獻:
姜倩云,王興超,劉兵,王鵬程,雷靂.(2021).父母低頭行為對兒童青少年心理發展的影響. 心理發展與教育(01),137-145. doi:10.16187/j.cnki.issn1001-4918.2021.01.17.
朱秀凌.(2015).手機傳播:促進親子親合?引發親子沖突?. 新聞知識(06), 55-57. doi:CNKI:SUN:XWZS.0.2015-06-022.
Blackman, A. (2015). Screen time for parents and caregivers: Parental screen distraction and parenting perceptions and beliefs. Pace University.
Bowlby, J. (1969). Attachment and loss: Vol. 1. Attachment. New York: Basic Books.
David, M. E., & Roberts, J. A. (2017). Phubbed and Alone: Phone Snubbing, Social Exclusion, and Attachment to Social Media. Journal of the Association for Consumer Research, 2(2), 155–163. doi:10.1086/690940
Kelly, Y., Sacker, A., Del Bono, E., Francesconi, M., & Marmot, M. (2011). What role for the home learning environment and parenting in reducing the socioeconomic gradient in child development? Findings from the Millennium Cohort Study. Archives of disease in childhood, 96(9), 832-837. doi:10.1136/adc.2010.195917
Lin, L. Y., Cherng, R. J., Chen, Y. J., Chen, Y. J., & Yang, H. M. (2015). Effects of television exposure on developmental skills among young children. Infant behavior and development, 38, 20-26. doi: 10.1016/j.infbeh.2014.12.005
McDaniel, B. T. (2019). Parent distraction with phones, reasons for use, and impacts on parenting and child outcomes: A review of the emerging research. Human Behavior and Emerging Technologies, 1(2), 72–80. doi:10.1002/hbe2.139
McDaniel, B. T., & Radesky, J. S. (2018). Technoference: Parent distraction with technology and associations with child behavior problems. Child development, 89(1), 100-109. doi: 10.1111/cdev.12822
Montirosso, R., Casini, E., Provenzi, L., Putnam, S. P., Morandi, F., Fedeli, C., & Borgatti, R. (2015). A categorical approach to infants’ individual differences during the Still-Face paradigm. Infant Behavior and Development, 38, 67–76. doi:10.1016/j.infbeh.2014.12.015
Niu, G., Yao, L., Wu, L., Tian, Y., Xu, L., & Sun, X. (2020). Parental phubbing and adolescent problematic mobile phone use: The role of parent-child relationship and self-control. Children and Youth Services Review, 116, 105247. doi:10.1016/j.childyouth.2020.105247
Radesky, J. S., Silverstein, M., Zuckerman, B., & Christakis, D. A. (2014). Infant Self-Regulation and Early Childhood Media Exposure. PEDIATRICS, 133(5), e1172–e1178. doi:10.1542/peds.2013-2367
Sharaievska, I., & Stodolska, M. (2017). Family satisfaction and social networking leisure. Leisure studies, 36(2), 231-243. doi: 10.1080/02614367.2016.1141974
Steiner-Adair, C. & Barker, T. H. (2013). The big disconnect: Protecting childhood and family relationships in the digital age. Harper Business.
Stockdale, L. A., Coyne, S. M., & Padilla-Walker, L. M. (2018). Parent and child technoference and socioemotional behavioral outcomes: A nationally representative study of 10-to 20-year-old adolescents. Computers in Human Behavior, 88, 219-226. doi: 10.1016/j.chb.2018.06.034
Xie, X., Chen, W., Zhu, X., & He, D. (2019). Parents' phubbing increases Adolescents' Mobile phone addiction: Roles of parent-child attachment, deviant peers, and gender. Children and Youth Services Review, 105, 104426. doi:10.1016/j.childyouth.2019.104426
Xie, X., & Xie, J. (2020). Parental phubbing accelerates depression in late childhood and adolescence: A two-path model. Journal of Adolescence, 78, 43-52. doi:10.1016/j.adolescence.2019.12.004


作者:西西,愿望還是成為時間管理強者。來源公眾號:家姻心理(ID:gh_b23d067f4e3c),由北京師耘家和科技有限公司精心打造的品牌,致力于為婚姻家庭、婚姻家庭咨詢師和相關機構提供科學有效的心理健康服務?!咀稍冸娫挕浚?10-62279199

排版:小鯨魚 郭鍋鍋鍋


文章分類: 心理學文章
權威專家
展曦婷
展曦婷
孟凡龍
劉菊
陳文
李昕蓉
楊丹
張利軍
陶真
在線客服
 
 
 聯系方式
24小時咨詢熱線:18987279423
客服熱線一:18087178516
客服熱線二:18987472284
微信公眾號:ykzx64668857
地址:云南省昆明市西山區滇池路滇池時代B座10樓